特斯拉提供数据了 然后呢?

特斯拉提供数据了,然后呢?

贝壳财经原创出品

记者 林子

编辑 赵泽

在特斯拉提供数据的背后,还有许多问题待解,比如,这些数据说了什么?有了数据,能否还原事件真相?哪些机构可以对数据做全面的分析检测?

三天前的上海车展,一位来自河南安阳的女车主冲上了车顶,特斯拉冲上了舆论浪尖。该车主控诉所购买的特斯拉汽车存在“刹车失灵”问题。

连日来,该事件不断发酵,央媒、监管部门等纷纷发声,特斯拉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不妥协”到致歉,并表示愿意提供车辆数据。4月22日晚间,特斯拉方面提供了事发前半小时的车辆原始数据给维权的车主。

这是特斯拉这次“刹车失灵”事件开始向着还原真相、解决问题目标推进的一个积极开端。不过,在特斯拉提供数据的背后,还有许多问题待解,比如,这些数据说了什么?有了数据,能否还原事件真相?哪些机构可以对数据做全面的分析检测?

1

一问:

事发前的车辆数据说明了什么问题?

4月22日晚间,特斯拉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提供了此前被质疑“刹车失灵”事故的一分钟数据。特斯拉表示,由于数据属于车主隐私,除非车主自行发布,否则特斯拉不方便再公开更多数据。

据特斯拉方面描述,在发生事故前的30分钟内,该车辆有超过40次踩下制动踏板的记录。

特斯拉称,驾驶员最后一次踩下制动踏板时,车辆时速为118.5千米。在驾驶员踩下制动踏板后的2.7秒内,最大制动主缸压力仅为45.9bar,之后驾驶员加大踩下制动踏板的幅度,制动主缸压力达到了92.7bar,紧接着前撞预警及自动紧急制动功能启动(最大制动主缸压力达到了140.7bar)并发挥了作用,减轻了碰撞的幅度,ABS作用之后的1.8秒,系统记录了碰撞的发生。驾驶员踩下制动踏板后,车速持续降低,发生碰撞前,时速降低至48.5千米。

特斯拉方面表示,车辆以较高速度行驶,驾驶员开始踩下制动踏板力度较轻,之后,自动紧急制动功能启动并发挥了作用,提升了制动力并减轻了碰撞的冲击力,制动系统均正常介入工作并降低了车速。

据维权车主方面介绍,事故发生后,他们曾找到特斯拉方面索要车辆数据未得到满足。随着监管部门以及舆论的关注,特斯拉表示愿意提供事发前的车辆原始数据给车主。

4月21日晚,特斯拉发布声明称,愿意提供事发前半小时的车辆原始数据。4月22日下午,特斯拉回应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称,公司已主动与郑州郑东市场监管局联系并汇报了进展,当天会提供事发前半小时的车辆原始数据给安阳车主方。

特斯拉表示,该车辆的鉴定检测内容,主要是交通事故原因分析和刹车质量鉴定。鉴定材料为该车辆自身及事故认定书、相关视听资料等。汽车制动系统的检测会以实车勘测和车辆数据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国内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均具备关于上述内容的鉴定检测能力和许可。

维权车主张女士的表妹此前公开表示,担心“刹车失灵”车辆已经被特斯拉维修,也担心特斯拉在系统重启后会自动清理此前的故障信息,导致第三方检测机构也无法检测出真实结果。

对此,特斯拉表示,车辆数据是车辆网关读取车内各部件信号并以加密行驶存储。存储后的数据采用加密技术记录,无法直接读取、修改、删除相关数据。在出现产品质量纠纷时,特斯拉会依法提供真实、完整的车辆数据。

2

二问:

谁来作为第三方对特斯拉事故车辆进行检测?

4月21日晚间,特斯拉在微博上公布了维权事件处理进度的同时,还恳请郑州市市监局指定权威的、有资质的第三方检测鉴定机构,开展检测鉴定工作,早日还原真相,“无论检测结果如何,我们都接受”。

据张女士方面此前介绍,2月21日,张女士的父亲驾驶的特斯拉由于刹车失灵发生车祸,父母因此住院。张女士方面此后要求退车退款,但特斯拉方面则提出让保险公司修车后将车卖出。

张女士的表妹此前公开表示,特斯拉曾提供过一份5.09秒的后台行车数据显示,事故发生时该特斯拉车速达到118.5km/h,而张女士表妹则表示,事发时正值下班高峰期,341国道限速80km/h,因此对特斯拉提供的上述数据不认同。

正因如此,张女士方面此前也拒绝进行第三方检测。

郑州市场监管局新闻宣传处负责人的回应也印证了这一点。据报道,郑东新区市场监管局分别于3月15日、3月18日、3月24日三次组织投诉人和特斯拉汽车销售服务(郑州)有限公司进行了调解。投诉人不同意第三方进行技术鉴定,要求“提供车辆发生事故前半小时完整行车数据”。特斯拉汽车销售服务(郑州)有限公司因担心数据被当事人用来炒作宣传造成不良影响,拒绝提供相关数据。因双方分歧较大,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4月22日,郑州市监局与郑州市郑东新区市监局均向记者表示,作为调解机关,市监局方面并不会指定鉴定机构,鉴定机构主要是由投诉人和特斯拉之间来谈,有检测资质的第三方检测机构都在可选范围内,不局限于郑州,只要双方协商好,“全国范围内都可以”。

3

三问:

鉴定检测能查明事件真相吗?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向记者表示,目前市面上的机构基本只针对成熟的、研发比较久的技术进行检测,特斯拉的软件和系统对于部分机构来说比较新,机构很难检测出来,即使可以检测,过程也比较漫长。

4月22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随机致电了多家汽车检测机构,对方均表示,可以为车辆进行硬件方面的检测,但如果是软件或系统存在问题,以机构现有技术,不能保障检测出来。

“特斯拉有自己的品牌保护,对隐私数据设置了限制,外界是读取不出来的。”一车一检的服务人员向记者表示,要检测特斯拉是否真的出现刹车失灵比较困难。

对方解释称,车辆如果出现刹车失灵,一般不会是硬件问题,大部分都是软件问题,可以通过OBD全车电脑检测来鉴定,读取发动机和变速箱数据,但特斯拉是通过自己内部传感器和监控设备获得数据传回总部,外界技术手段是做不到的,“甚至连大概(数据)都读取不出来”。

对方进一步表示,如果特斯拉愿意提供历史数据,比如在高速路上踩了刹车但没有减速、刹车灯已经亮了但没有明显减速,这些数据是有可能侧面印证特斯拉可能存在刹车失灵问题的,但这只能让品牌方提供。

“这种情况还是建议找厂家。”谱尼测试集团的服务人员向记者表示,如果出具汽车4S店的委托证明,就可以在集团进行汽车检测,但集团只能测试硬件问题,如果是系统问题就需要厂家出具数据和检测报告,集团无法对这方面进行检测。

“我们也没办法检测,因为需要用特斯拉专门的电脑。”检车家的服务人员也向记者表示,公司此前为特斯拉做过车辆检测,但主要是硬件方面,而在软件方面,公司使用的是OBD全车电脑检测,由于特斯拉功能比较多,不能使用OBD检测,“特斯拉的电池、刹车都是软件控制,我们没办法测”。

检车家的服务人员向记者表示,软件检测与后台数据并不完全相关,无法检测特斯拉的软件是因为检测机构不具备设备。谱尼集团的服务人员也表示,如果拿到后台数据,可以直接让厂商分析。

4

四问:

维权的车主现在什么情况

4月19日,在上海车展现场的特斯拉展台上,特斯拉车主张女士身穿“刹车失灵”的衬衫,站在车顶上大喊“特斯拉刹车失灵”,事件引起众人围观。涉事女子随后被工作人员带离。

次日,上海警方通报:2021年4月19日11时24分许,上海青浦公安分局接报,有人在上海车展一展台内闹事。民警立即赶赴现场处置。经查,张某(女,32岁)和李某(女,31岁)因与该品牌公司有消费纠纷,于当日到车展现场表达不满。期间,两人在该展台区域通过肆意吵闹等方式,一度引发现场秩序混乱。张某还不顾工作人员劝阻,强行爬上一辆展车车顶,造成车辆一定程度受损。目前,张某因扰乱公共秩序被处以行政拘留五日,李某因扰乱公共秩序被处以行政警告。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从该女车主亲属方面获悉,其目前还在拘留中,后天(4月24日)将会放人。

4月22日下午,特斯拉方面披露最新进展时表示,当天会提供事发前半小时的车辆原始数据给车主,鉴于女车主目前处于拘留状态,可以向女车主的丈夫提供电子版本或邮寄。

5

五问:

监管部门有何最新表态?

随着特斯拉车主维权事件发酵,官方的声音也出现了。

4月20日,新华社发表评论称,作为汽车行业的“明星”品牌,特斯拉对质量的自我要求、对用户的承诺需要与市场期待相匹配,才能获得更多消费者的信任和青睐。对企业而言,提供优质的产品和服务才能正道。

随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评特斯拉车主维权事件称,企业必须遵守法律、尊重消费者、尊重市场。中央政法委长安剑也发文表示,特斯拉必须面对中国顾客的拷问,责任何在?担当何在?

4月21日夜,市场监督总局发文称,上海车展上特斯拉车主维权引发广泛关注,市场监管总局高度重视,已责成河南省、上海市等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依法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同时,强调企业要切实履行质量安全主体责任,为消费者提供优质安全的产品和服务。

中国消费者协会也发文表示,企业经营的首要前提是尊重消费者。企业应当依法落实产品质量责任,采取有力措施保护消费者安全权益。企业有义务拿出证据证明产品安全、拿出措施提升产品和服务质量、拿出诚意解决涉及到的消费者诉求。

而在此之前,郑东新区市场监管局责令特斯拉汽车销售服务(郑州)有限公司无条件向维权车张女士提供该车发生事故前半小时完整行车数据。

监管及舆论的一系列发声之后,特斯拉开始从“不妥协”到致歉,再到提供车辆数据,配合还原真相。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